一、
南宋中葉,鐵木真統一諸部,建蒙古國,故各部落尊稱:「成吉思汗」。建國後,鐵木真積極向西、向南擴展。繼位的窩闊臺汗、蒙哥汗亡夏、滅金,發動三次西征。
常於征服地區建立帝國,爾後的「欽察汗國」、「察合臺汗國」、「窩闊臺汗國」、「伊兒汗國」,併稱「四大汗國」,通屬「蒙古國」。
到了末期,強敵毗臨,蒙古的野心日益高漲,暗中調入奸細,監查中原動靜,因此中原各方門派,紛紛擁立各派掌門以退其意。只嘆禍不單行,綠林賊子趁亂掘起,庸懦的朝廷竟無法制止,百姓的痛苦,可想而知。


一日,蒙哥汗密召兩殺手寒楓、祝水晴,道:「寒楓、祝水晴,今日密召不為別的,只要你們除掉那些在大宋的絆腳石。」
祝水晴疑道:「難道您指的是江南四才子?」
蒙哥汗大笑了一聲道:「哈~哈,祝姑娘果然一點就通。此事便交給二位了。」
寒楓道:「沒問題,您吩咐的事我們會儘快辦成!」


「目前國力微弱,強鄰眈眈而視。朝廷只一味求和,也不知損了多少銀兩,對此各位有何看法?」柳曉弦道。
「二哥,我倒認為眼下最要緊的並非此事。」吳為宏道。 「那麼有何高見?」柳曉弦問道。 「綠林賊子掘起,四處打劫,擾亂民安,已破壞了武林的規矩。四方門派決定一舉消滅,正在召集人馬,我們是否有所動靜?」吳為宏答道。
「先別輕舉妄動,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便不好了。」
游劍道。 「我同意大哥的看法。雖說殲滅綠林賊子理當義不容辭,但可別忘了
各方門派,哪個是省油的燈?豈會如此勞師動眾,這其中難道沒有問題?」老智深道。 突然有人報侯小襄來訪。只見一個約莫二十歲上下的女子走近,身邊還帶了兩個叫秋香、唐香的丫頭。侯小襄道:「瞧今日天晴風和,不如騎馬四處走走,也許能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好事呢!」 「 我們正談論要事,這樣不知禮節,還算是名門閨秀嗎?」游劍沒好氣道。 侯小襄氣得杏眼圓睜道:「常聞『江南四才子』堪稱才好、德好,今日一見竟不過如此,可嘆!可嘆!」「更何況將來也是自家人了……」話未完,老智深道:「侯姑娘此話差矣。你既已到來,卻不至待客廳候著,反而直接闖進來了,難怪大哥盛怒。另外你所指的自家人是什麼意思?難道我們這兒,有人與你有婚約?這…..這只是我的猜測,不會是真的罷……。」
吳為宏道:「那就請你明說吧,我們都很想知道究竟是誰倒了八輩子的楣。」
只見侯小襄指著一方道:「那個人正是他!」


二、
眾人望去,見柳曉弦苦笑道:「沒錯,那個倒了八輩子的楣的人就是我!」
「什麼......!!」眾人詫異。吳為宏道:「為何不早點說呢?」柳曉弦道:「其實原本也不知情,是後來才明白從小就有這門親事。」最後還是依了侯小襄的意思。

只見一片黃沙滾滾,荒涼無比。「騎馬到這種地方做什麼?」吳為宏問道。
未待侯小襄回答,忽見兩女子騎馬飛奔而過,一時風沙四散,遮掩了視線。
隱約中,聞道:「快點兒!泠薩敦,咱們得在七日內趕回蒙古!」又有一個聲音道:「莫珂芷姊姊,我當然知道啊!誰敢違抗父王的命令?」
人馬隨著時間越離越遠,風沙也漸退去,老智深便道:「奇怪了,明明有兩隊人馬,為何只聞得兩馬的馬啼聲?另外兩人不出聲,倒也不足為怪,只是連馬啼聲也無,這……。」游劍道:「智深,也許你的判斷錯了。只有兩名女子經過啊,怎麼可能有另外兩人呢……」突然老智深道:「哎呀!原來如此!」
柳曉弦道:「智深,快明說吧!大夥兒中,就屬你最敏銳了。」老智深道:「方才稍稍看見,這兩隊人馬顯然是不同路的,一個往蒙古,一個往中原。」吳為宏問
道:「那麼談話的兩名女子,究竟往蒙古抑或是中原?」「嗯……我也不大敢確定……我想應是往蒙古罷……」老智深答道。「算了,這些事待會兒再論罷。
對了,怎麼不見侯姑娘?有誰知道她去哪兒了?」游劍道。「這不可能啊,侯姑娘根本對大漠不熟又如何離開?快四處找找罷!」柳曉弦道。


三、
眾人四處找尋仍一無所穫。只是在廣漠的黃沙中尋人如何容易?「這下可該如何向侯將軍交代?」柳曉弦滿腦子焦急。「這玉如意……不是侯姑娘的嘛?」吳為宏在接近水的地方發現,急急交予眾人察看。一看果然沒錯,正是侯小襄珍藏
品之一的黛石玉如意。
最後,在無法可施的情況下,只得到將軍府告知惡耗。「什麼?幾個時辰前襄兒
不是還與你們一塊兒嘛,如今卻又說人丟了。」侯守仁道。「侯將軍,真對不住!
一切全是我的失察。」柳曉弦道。「襄兒,可是老夫的掌上明珠,也是你的未婚妻。既然事已至此,多說亦無益,總之襄兒必須毫髮無傷地歸來,否則定解除
婚約!來人,送客!」侯守仁道。
回返途中,柳曉弦心中喜憂半參,喜的是婚約解除,憂的是侯小襄的安危及如何
找回人。


「姑娘,來看看上等的天蠶絲製成的玄紫羅裳,可刀槍不入,且冬暖夏涼,最
適合習武的女子使用!」 「哦,此話當真?」女子道。「姑娘何不以身上之劍一試?」於是,取劍一斬,發出金玉碰撞之聲,衣裳完好依舊。「姑娘若喜歡,可以三萬九千兩買去。」女子暗想:「竟有如此黑心之店!」便拒絕了。不料,小販卻不使行,道:「站住!錢留命留,心疼錢就休怪我心狠!」「喔,好大的口氣
,也不打聽打聽,本姑娘是誰,竟敢太歲頭上動土!」女子道。「哼,管你是誰!
總之,今日你休想離開!」小販說完,隨即一掌擊來含帶內力。女子一招『雪鶴頂天』將他擊得向後退了幾步。小販不服,還想再戰,卻周身酥麻,難以動彈。
小販道:「姑娘,尊姓大名?您的身手真不凡!小的願為姑娘做牛做馬,只求姑娘饒我一命!」女子道:「我乃雪荊派掌門─月靈!你既已知錯,自然不為難!那你又是何名何姓?」小販道:「這麼說來,咱們是同宗呢!我姓月名仙盜。
月姑娘,是否能替我去除麻痺?」月靈道:「月兄,兩個時辰後,自然解除!
至於要你做的事,我還沒想到,等我想到時再到此處找你,告辭!」
「等等!這件玄紫羅裳,你拿去罷!會有用處的!」月仙盜道。「那我恭敬不如
從命了!」月靈道。
四、
「父王,這麼急著把兒臣從中原召來,究竟有何要事?」伊圖岳問道。「未曾見父王如此大規模的把姊姊們召來,連很少回蒙古的三哥也來了。」彌烈岡疑道。
「父王此番所為何事?」莫珂芷道。「實在有件事,不得不說。是否猶記祖宗留下的話?那就是『稱霸中原,立威
天下。』如今已以杜宮雨之名,買下兩名女殺手,一個叫寒楓,另一個叫祝水晴。準備一一削弱中原勢力,好使長久以來的大願得以實現。不知在返來途中,有無見到那兩名殺手?她們已啟程至中原,相信不久便有好消息!」蒙哥汗面露野心道。「我們不知那兩人長相,即使相見也無法認出。更何況,一路上只有我和莫珂芷姊姊,並無任何車隊。不過我倒是在風沙中隱約看到幾位漢人,但是趕著回來也無仔細察看。」泠薩敦道。「泠薩敦,不對!不知你在途中是否察覺,有一種細微的聲響。且以我多年習武的經驗,應是有兩人同樣騎馬反方向而過。想必是父王所說的寒楓與祝水晴。」莫珂芷道。
「父王,真的誠如四妹所說的那樣?」伊圖岳道。
「你難不成懷疑莫珂芷多年的修行?自然沒錯!且今日召你們來,不為別的,只為實現祖宗的大願。目前殺手既下,那麼你們則是繼續於中原暗中監視,時機成熟的話
,先滅去重要門派。若是殺手出了差錯,立即接任
其職,誅殺『江南四才子』。我想除了莫珂芷外,無人通曉何謂『江南四才子』,雖你們長年居於中原但皆不及莫珂芷,只因你們甚少涉入武林,更何況彌烈岡長年未曾
離蒙古一步。『江南四才子』即游劍、柳曉弦、吳為宏、老智深四人。另外為求方便行使重任,於是每人皆須有個漢名。」
杜宮雨嚴正道。「父王,您一向不是最擁護蒙古傳統的麼?怎會想到用漢名之事?」彌烈岡問道。
「自是為了大局,不得已以為之。」杜宮雨無奈道。 最後眾人已定:三哥伊圖岳為杜岳笙,四姊莫珂芷為杜蘅芷,五妹泠薩敦為杜泠風,六弟彌烈岡為杜岡峯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da 的頭像
Ada

澄影疏映

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