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、
三人走在路上,猛然想起忘了問易忘憂住在哪兒,這時候正好遇見了李湘蓉。
「蓉兒,能夠遇到你真是太好了。」軒轅雪道。「我常常在外頭走,會遇到我也是件稀鬆平常的事。」李湘蓉道。「是這樣的,你知道易忘憂住哪兒麼?」月靈道。「真巧,我正要去易大哥家。不如咱們一塊去罷。」李湘蓉道。「蓉兒,妳又要到哪去了?妳答應爹做的針線還沒做好呢!」李大叔從遠方而來。李湘蓉則是
拉著三人道:「快走罷!不然我爹追來就去不成了。」四人於是快步離開。


「你們可要有心理準備呀!易大哥就住在雲塵山的山頂上。」李湘蓉道。「什麼!!!」三人詫異道。「那……他為什麼不與村人住在一塊?偏要一個人住在那麼高的地方?」侯小襄道。「其實易大哥並不是一個人住,還有一位老禪師呢!
喔,對了!聽說那老禪師是少林寺退隱的長老,當年易大哥就是他收留的呢!」李湘蓉道。「少林寺退隱的長老……難道是……」月靈暗想道。「掌門走罷,怎一個人失魂落魄的站著,他們都走到前頭了。」軒轅雪道。「嗯……雪兒我們快跟上罷。」月靈趕緊回神道。


「你們怎麼那麼慢?小襄快撐不住了!」李湘蓉道。
原來侯小襄從小生長於富貴人家,自然嬌生慣養,吃不了山行之苦。「怎麼在雲塵山常常都要揹人?」月靈道。眾人笑成一團。最後,還是月靈揹著侯小襄到易忘憂家。


「到了!易大哥~~」李湘蓉奔進屋內道。「月靈,放我下來罷。」侯小襄道。「嗯,好。」月靈道。於是三人也跟著入內。「蓉兒,輕聲些。大師退隱於此,自然是為了清靜,如今你又……」易忘憂道。「唉呀!好啦!好啦!是我的錯行不行?
你看誰來了?」李湘蓉道。「是你們呀!你們傍晚就要到古琴山莊罷?記得要多回來看看!別忘了我這個朋友。」易忘憂道。「還有我,也別忘了。」李湘蓉道。
「放心罷,我們會記得牢牢的!」三人同聲道。「對了,不知老禪師是否方便?我想見見他。」月靈道。「那你先候著罷!我去請老禪師過來。」易忘憂道。


「姑娘,找老衲有什麼事?」老禪師道。「是您呀!大師!」月靈道。「咦……你是月掌門?老衲已不過問世事多年,竟已認不出了。」老禪師道。「掌門,你……認識老禪師?」軒轅雪道。「大師法號聖一,是早期少林的一大高僧。那時你只
是個小女孩,怎會記得?況且大師已退隱多年,你更是難以見他了。」月靈道。
「原來如此。」軒轅雪道。「大師,可否於外頭與您談談?」月靈道。


「大師,此番拋下雪荊派的事務不管而外出,正是為了各方門派圍剿綠林賊子一事。不知您有何看法?只是為難您了,畢竟您已不過問世事了。」月靈道。「月掌門,既知老衲不願過問世事,又何必為難?相信月掌門定有法子處理。」聖一道。「大師,既已表明決心,我也不會再提了。」月靈道。「多謝月掌門諒解!」聖一道。「大師,千萬別這麼說。是月靈不該提起武林之事的。」月靈道。


「奇怪,他們怎聊那麼久?」李湘蓉道。「他們皆是武林中人,且又熟識自然聊得久,雖說老禪師已退隱了……」易忘憂道。「告訴你們呀!掌門一向敬仰前輩,
這會兒定是想談談武林大事,只是人家老禪師都退隱了,他此番定會碰釘子。」軒轅雪道。「雪丫頭竟在背後吐我槽?」月靈道。「啊!!!掌門……你們那麼快就聊完了?」軒轅雪道。「別岔開話!還沒回我話呢!」月靈道。「掌門,我……我錯了!饒了我罷……」軒轅雪道。

〈待續〉


十一、
「月掌門,請容老衲說一句話。得饒人處且饒人啊!相信軒轅姑娘並非有意冒犯。」聖一道。「大師,您既已開口,我就饒了雪兒罷!」月靈道。「多謝掌門!」軒轅雪道。「此事既過,就別再提了,只是別再犯就是。」月靈道。「雪兒謹遵掌門教誨!」軒轅雪道。


「霧……霧居然散了…..」眾人只見鍾慧敏慌慌張張的跑來道。「慧敏,你說霧散是怎麼回事?」易忘憂道。「慧敏姊,難道祖宗的預言應驗了……」李湘蓉道。
「方才見村裡的人嚷嚷,還以為發生什麼事呢!誰知一問之下,竟是千百年從未見過的異象。那終年不散的霧竟散了!」鍾慧敏道。「那不就表示我們能下山了!」
侯小襄道。「祖宗的預言指的是什麼?」月靈道。「這是祖宗一代一代傳下來的,說是當亂世來臨,霧自然散去。可目前是大唐盛世,哪來的亂世?真是無稽之說!」鍾慧敏道。「大唐盛世?哈~哈~慧敏姊,你弄錯了罷?如今是大宋的天下了!」軒轅雪道。「雪兒,真是大宋當政麼?我們怎不知有大宋?」鍾慧敏道。
「是呀!真的不知。」李湘蓉道。「想必是居於深山過久,才不諳世事罷!」月靈道。「那麼你們要離開雲塵山了麼?」易忘憂道。「不,我們還要待上幾天!得找個時間探望水竹才行。」月靈道。「既然如此,咱們往古琴山莊罷!」鍾慧敏道。「二位,告辭了!」四人同聲道。「等等!原本以為你們將要離開,幸而又留了下來,只是世事多變……。這首古詩,原本想在你們離開雲塵山,再贈予你們,如今我先贈了罷!讓我送你們一程!」易忘憂道。「我也送你們一程!」李湘蓉道。


「三位姑娘,易某可要獻醜了!」易忘憂道。只聞得他應聲吟出:「『月照舊圃映疏影,空啼孤鳥伴芳魂。黃葉覆地聞無聲,落瓣冷沾幾霜痕。秋風蕭蕭訴別情,小徑徘徊悶思侵。念念重陽倚東籬,遠望天際盼知音。』」正是深秋時分,只見菊花漸落,滿地金黃,美麗卻又含帶幾分哀怨。「易忘憂真是深藏不露呀!不知它的名字是什麼?」軒轅雪道。「正是【殘菊】!」易忘憂道。「忘憂呀,你那首【殘菊】也太哀怨了罷!聽來不像是贈她們的,倒像是贈給瑄兒的。」鍾慧敏道。其實當易忘憂吟詩時,望見菊花殘敗,而定題目為【殘菊】。只是吟著吟著竟想起夏瑄兒來……。「瑄兒???為何像是贈給瑄兒?」月靈、軒轅雪不解道。「之前,瑜兒送我們回來,我就明白了。」侯小襄道。「這就是你要告訴我們的那件事?」月靈、軒轅雪道。「沒錯!」侯小襄道。「忘憂心中的人正是瑄兒。」鍾慧敏道。「其實這已不是個祕密了!易大哥,你說是罷!」李湘蓉道。「蓉兒,是的!」易忘憂道。「就到這兒罷!剩下的我帶路就行了。」鍾慧敏道。「那好,我們先走了。」李湘蓉道。


「幫我通報莊主一聲,說是鍾慧敏來訪!」鍾慧敏道。「這……鍾姑娘,不必了罷!您與莊主是舊相識,直接進來就好了罷。」守衛道。「可這不是你們的規矩?」鍾慧敏道。「怎麼連鍾姑娘也不認得,快請他進來罷!」一位全身華麗裝飾的女子,輕啟朱唇道。「屬下知錯!」守衛道。「玉璃,你也別怪他了。是我要他通報一聲的。」鍾慧敏道。「慧敏,咱們既是多年好友,又何必多禮?哦,你身旁的那三位姑娘也是你的朋友麼?快進來罷!」若玉璃道。〈待續〉




十二、
若玉璃領著四人,走了幾條小徑,最後越過了垂花門,這才到了大廳。「你們坐罷!慧敏,你也坐啊!」若玉璃坐著道。「多謝莊主!」三人同聲道。而鍾慧敏也坐下了。「你們既是慧敏的朋友,那麼可也算是我的朋友了!今後別再左一句莊主長,右一句莊主短的,就直接稱呼我便行了。」若玉璃道。「那麼我們就依輩份稱呼了!」三人同聲道。「玉璃,你應該知道我們今日的來意罷?」鍾慧敏道。「是的,那就隨我來罷!」若玉璃道。四人於是跟著去了。


好不容易到了,若玉璃道:「你們四處看看罷!如果不滿意的話,還有好幾處可看呢!」四人放眼望去,盡是氣派儼然,裝飾華美的屋子。眾人不禁傻眼,半晌,軒轅雪才回神道:「這……這些屋子,我們真的可以任挑一間麼?」「當然可以!」若玉璃笑道。再進去看看每一間,也都讓他們嘆為觀止。有的裝飾精緻,像小姐的繡房,有的詩書滿櫥,像公子的書房。當然,也有像宮殿的裝飾,有趙飛燕立著跳過舞的盤子,有武則天攬鏡自照的古鏡,一切的一切,竟有說不出的奢侈。
屋子的名字,五花八門,有叫紫荊閣的、蓼汀榭的……等,不勝枚舉。「我想我們就選鄰近的三間罷!這樣比較有個照應!」月靈道。最後三人決定:月靈居【寒魄榭】,侯小襄居【函襄館】,軒轅雪居【影雪閣】。


「玉璃,真的感激你!」侯小襄道。「千萬別這麼說,我擔待不起!你可是侯將軍的千金!」若玉璃道。「玉璃,你這樣說,我可難為了!小襄怎能與莊主相比?」侯小襄道。「你們別再說什麼千金、莊主的,我真是快受不了了。大家既是朋友本就應不分身分才是。」月靈道。「月靈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!小襄,那麼以後就別再在意什麼身分了,一律以姊妹之禮對待。」若玉璃道。「玉璃,那你可以接受我的道謝罷?」侯小襄道。「當然!」若玉璃道。「那麼,我可要回村莊了。」鍾慧敏道。「慧敏,既然來了為何不住幾天呢?」若玉璃道。「玉璃,你也知道的,我若不早日射光滿山之虎,是不會甘心的。」鍾慧敏道。「那好,我也不強留你了。」若玉璃道。「慧敏,明早我們再一塊去探望水竹。」月靈道。
「你們再來找我罷!」鍾慧敏道。四人送了鍾慧敏一段路後,便回古琴山莊。


「你們嘗嘗這菜合不合胃口?」若玉璃道。滿桌的菜有一部分與在鍾慧敏家吃的相同,其餘的盡是罕見的山珍海味。「小襄,怎麼樣?不比將軍府的差罷?」若玉璃道。「嗯,除了幾樣吃過外,其餘的竟是連看也沒看過。」侯小襄道。「這菜……
真是好到沒法子形容了。」軒轅雪道。軒轅雪一時吃得盡興,卻弄得杯盤狼藉。「雪兒,注意一下禮節,別讓人笑話了。」月靈道。「掌門,偶……會注意的!」軒轅雪口齒不清道。「月靈,雪兒正吃著呢!讓他吃完再說罷!」若玉璃道。
「只好如此了。」月靈道。「月靈,快吃罷。不然滿桌的菜可是會被雪兒拿去祭五臟廟呀!」侯小襄道。「你們……怎麼啦!把我說得那麼貪吃,哼!小心,我把這菜全吃了!讓你們個個搥胸頓足!」軒轅雪道。「嘻,大家看看!還不是像我說的那樣。」侯小襄道。眾人至此已不禁哄堂大笑。
〈待續〉
十三、
夜裡,月靈不知為何,翻來覆去,睡意盡失。隱隱約約地,一陣琴聲和著歌聲飄入耳中,只知是個女子的聲音,聽得她唱道:「夢渺渺~~魂亦茫茫~盼到今朝,人憔悴,都道天上人間~兩相隔~夢裡難尋魂~只恨古今多憾意難平~意難平……」
月靈心下疑惑,欲出去看看,不想遇見了軒轅雪。「雪兒,都已三更了,怎還未睡?難不成也聽到了奇詭的唱曲聲?」月靈問道。「沒錯,確是如此,雪兒正想一探究竟呢!」軒轅雪道。「那咱們快去罷!」月靈道。「掌門,等等!先告知小襄姊一聲再去罷!」軒轅雪道。「這樣也好!」月靈道。


「叩!叩!叩!小襄姊,快開門呀!是我們!」軒轅雪急急敲門,卻遲遲不見侯小襄應門。「雪兒,讓開點!我來就好!」月靈連忙使出「冰蠶脫繭」,這才破門而入。「小襄姊,你沒事罷?」軒轅雪道。只見侯小襄睡眼惺忪地道:「發生什麼事了?
瞧你們著急成這樣!」「小襄,是這樣的……」月靈把事情一一說明後,便與軒轅雪離開了,而侯小襄則是留在函襄館歇息。


月靈與軒轅雪好不容易循著聲音,來到一間屋子之前。仔細端詳,那四周竟有說不出的蕭瑟。正待要進去時,門卻「格格」地開了,一個女子的聲音道:「你們怎會在此?」兩人定睛一看,竟是若玉璃。「玉璃姊!」軒轅雪道。「玉璃,原來唱曲的女子就是你。」月靈道。至此,若玉璃便把事情的末始,說了出來。
在七年前,江湖有名的「玄劍山莊」為了剿滅綠林人士,便親自率眾討伐。那時「玄劍山莊」的少莊主張文洛,由於年少血氣方剛,自認此番親征,定是凱旋而歸,因此不顧妻子若玉璃的反對,悲劇就這麼展開。眾人來到黑風林,卻因輕敵,中了埋伏,已失去了一大半人力。剩下的人使出全力,勉強滅了一些,本來是還有生還的機會,豈料張文洛生性好勝,說什麼也不撤退,只有幾位心腹陪著他繼續作戰,其餘的便四處逃散了。在與綠林首領張浩交戰時,身旁的人早已成一具又一具的屍骨,只能由他一人應戰了。殊不知張浩可是大有來頭的,自幼已練就一身的敏捷工夫,雖然與名門正派無法相比,但對付年紀尚輕、無實戰經驗的張文洛已是綽綽有餘。就這樣,不出三招,張文洛便敗下陣來,最後慘死大刀之下。消息傳回「玄劍山莊」,莊裡上下無不悲慟的,最可憐的就是若玉璃了。新婚不過短短七天,便出此惡耗。最後,她離開了「玄劍山莊」,到了雲塵山希望能減輕心中的痛苦,卻不知她已牢牢記在心中,是忘不了的。因此每當她想起悲傷的往事,便到這屋子彈琴解愁。「玉璃姊……」軒轅雪聞此,不禁滴下淚來。
「玉璃,這麼說來「玄劍山莊」與你可大有淵源。那位江湖盛傳銷聲匿跡的莊主夫人,原來就是你!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。」月靈道。接著月靈又道:「目前的莊主則由張文洛的二弟張文風接任,他倒是把莊務處理的有條不紊的。而且為人也極豪邁,武功又了得,看來『君子報仇十年不晚』這句話就快驗證了。」
「二位,若無要事請回房罷!讓我一人靜靜!」若玉璃道。「雪兒,咱們走罷!」月靈道。「嗯,好。」軒轅雪道。二人便離開了。
〈待續〉
十四、
這一夜,似乎一點也不平靜,兩名黑衣人藏身玄劍山莊,伺機而動。
「唉~大哥,請原諒文風的無能!都已七年了,卻未替你報仇!不過,目前四方門派正準備齊力剿滅綠林人士,相信很快定能慰你在天之靈!」張文風於宗祠喃喃自語道。突然,聞得有人大呼「失火了!」一時之間,玄劍山莊上下都緊急救火,張文風則是四處查看,尋找失火的原因。當他走向一角落時,兩名黑衣人不分青紅皂白,向他襲來,兩黑衣人招招致命,一不小心便會命喪黃泉,而他也非泛泛之輩,便與兩人游鬥起來,由於三人實力相近,竟一時難分高下。而兩名黑衣人見狀,便欲脫身,其中一人道:「泠薩敦,咱們走罷!此地不宜久留!」「等等!」張文風也追了過去。於是三人便纏鬥了起來,最後張文風終不敵二人,而二人也趁隙離去。「這『泠薩敦』應是蒙古名字,但玄劍山莊一向與蒙古毫無瓜葛,怎會如此呢?」張文風正待細想,遠方有人喊道:「莊主~~」,他便趕緊回莊。


「莊主,您到哪去了?可把老僕急死了!」趙叔道。「趙叔,放心!我沒事的!
對了,莊裡經這大火損失多少了?」張文風道。「唉~莊主,除了宗祠倖免外,其餘的已是面目全非。」「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了!下令重建玄劍山莊!」
「莊主,是的!不過,有人目睹兩名黑衣人,闖入莊中,想必便是這二人動手的罷!」「趙叔,你把重建的事辦好就可,其餘的事,我自會調查,此事切莫渲染,等水落石出再說。」張文風道。「老僕明白,先行告退了。」趙叔便趕著處理重建之事了。


待天一亮,玄劍山莊失火之事已傳遍武林,各派掌門於是齊聚山莊,這次連神秘門派─涵虛宮的宮主也帶著弟子前來,也有為一睹其風采而來的人,因此擠得往山莊的路水洩不通,幸好,經處理後,已通行無阻。遠在雲塵山的雪荊派掌門─月靈,因無法前來,所以只有派中弟子過來而已。眾掌門、弟子皆就位後,張文風便說明失火之因只是家僕無心之過罷了,而眾人對這解釋半信半疑,總覺此事不簡單……。「張莊主,真相果真如此麼?我怎耳聞事情是另有他因,據說是兩名黑衣人闖入玄劍山莊所致。」涵虛宮宮主道。「宮主,你甚少現身武林,所聞又怎是真?不過,我倒好奇,平日神秘的涵虛宮,今日竟出現於此。既已至此,為何不報上名來?還蒙著面做什麼?難道不敢以真面目示人?」張文風道。未待宮主回話,一旁的女弟子便搶先道:「宮主,這人竟敢如此猖狂,不給他苦頭吃吃算不得!」「泠風,你退下罷!不可無禮!」宮主道。那女弟子只得忿忿的站在一旁。「張莊主所言甚是。好罷,我就報上名來!我涵虛宮師徒二人皆姓杜,而我便是杜蘅芷,身旁那位莽撞的弟子則是杜泠風。至於示出面貌,實非難事,不過眾目睽睽之下,揭下面紗不免有些不妥,請各位暫轉個身。」宮主道。
過了一會兒,眾人不禁愣住了,杜蘅芷雖非傾國傾城之貌,但顧盼之間有股不可侵犯的雍容氣質。
「張莊主,這樣你可稱心如意了麼?還沒答我的問題呢?」杜蘅芷道。「事情已說得十分明白了,確是家僕一時無心之失,此事我已既往不究了,又有何疑問?」張文風道。「這……」 杜蘅芷頓時啞口無言。眾人見多說無益,且揭開涵虛宮神秘面紗的目的已達成,便紛紛離去。只有杜蘅芷、杜泠風還留在原處。
〈待續〉

十五、
「雪兒,派裡傳信過來了!」月靈接住窗外飛來的鴿子,從牠腳上解下繫著的一張紙條。「掌門,是真的麼?快看看是什麼消息!」軒轅雪道。「嗯,我看看啊……」月靈道。兩人仔細看了內容,不禁吃驚了起來。「玄劍山莊失火,分明是件不單純的事,各派掌門竟輕信這種敷衍的理由,豈不笑掉人大牙?」軒轅雪道。
「但各派的掌門又豈是如此好瞞?他們不過是達成揭開涵虛宮神祕面紗的目的,想回去商討一番。畢竟,這是涵虛宮第一次於江湖上亮相,少不得要見識見識。況且張莊主也不願透露實情,再多說亦無益,自然順水推舟,暫認了張莊主編派的理由。事實上,失火一事與他們關聯甚小,倒也不想費心了解,此番至山莊也不過是做做表面罷了。」月靈道。「只是沒想到杜家姊妹竟皆是涵虛宮的人。」軒轅雪道。「看來之前的消息是錯的,涵虛宮並非每個弟子都未見過宮主。杜泠風怎可能沒見過自己的姊姊?因此應該是除了杜泠風以外的弟子才未見過宮主。」月靈道。「掌門,真是見解不凡。」軒轅雪道。「我不過陳述實情罷了。」月靈道。又道:「雪兒,咱們待在這兒也有段時間了,是該離開了,且小襄也得儘快送回去。在這之前除了得向易忘憂他們道別外,還得到瑄兒那處看看水竹。」
「掌門,那我們先去找慧敏姊罷!」軒轅雪道。
侯小襄正好走進屋內,不禁問道:「你們在談什麼?」「小襄,你很快就可見到侯將軍了!」月靈道。「嗯,小襄姊,我們要離開雲塵山了。」軒轅雪道。
「雖然離開令人感到不捨,但能回去真是太好了!」侯小襄道。


「咦,杜宮主,怎未離去?難道又想繼續盤問?」張文風正要走進院內,一轉身便看到杜氏姊妹。「張莊主誤會了,正是有要事與你商議。」杜蘅芷道。「此人心胸如此狹隘,怎能論事?」杜泠風道。「泠風,快別無禮了!張莊主,泠風的話,你就別放心上了。」杜蘅芷道。「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。」張文風道。「關於圍剿綠林賊子一事,我派有意出一份力,特此告知。」杜蘅芷道。「這事容易,明日
說與各派明瞭便可,詳情再到莊中一談。」張文風道。「張莊主,多謝了!就此告辭!」杜蘅芷道。兩人便離去了。張文風一回頭,見趙叔走來道:「莊主,請恕老僕直言。莊裡上下方才見您與杜宮主私下談事,都正竊竊私語呢!老僕只是想勸莊主明白,涵虛宮來路不明,與光明磊落的玄劍山莊,自是大大不同。杜宮主縱然氣質再好,您過去身邊的姑娘論容貌比她好過千百倍,論家世,有哪個不是清清白白,與咱們門當戶對的?論人品也是極好的,論……」趙叔正想說下去,卻被張文風打斷。「趙叔,杜宮主縱然容貌一般,但她的氣質又有幾人能及?
且方才我與她論的是關於圍剿綠林賊子一事,並非與她有什麼糾葛。對了,從今以後,別再提起什麼『您過去身邊的姑娘』此類的話,我與她們的感情已經是過去了,再提起我可動怒了。」張文風道。「是,莊主。老僕,不會再提了,我這就向他們把事情說清楚,先告退了。」
〈待續〉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da 的頭像
Ada

澄影疏映

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