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五、

此次滅了山賊三百七十五人,寨裡的二萬萬兩黃金,也準備布施於民。
「張兄,回去後,莫忘於寒舍敘舊!」柳曉弦臨行前道。
「這個自然!咱們好久沒談談了!」張文風道。
「各位,月靈可要先行回去了!」月靈作揖道。
「月掌門,待會兒柳府再見!」柳曉弦連忙道。
眾人便散了,張文風忽見一紅衣人從眼前掠過,身後還有個紫衣人隨著。
這身影熟悉,「豈不是杜氏姊妹麼?」張文風便急急追去。

「張莊主,緊跟著我們是何故?」杜蘅芷略微不悅道。
「杜宮主千萬別多心,張某是為報兄仇一事而來道謝的。」張文風道。
「這事你別放心上,今日幫你僅是想一除心頭大患。」杜泠風道。

此行至黑風林,倒是勾起了杜泠風的一段回憶……。
幾年前,杜泠風極想念多年於中原學藝的姊姊,便決心獨自前往。
好不容易抵達了,在經過黑風林途中,遇見綠林頭目張浩。
張浩見杜泠風貌美,便想捉回去做壓寨夫人,杜泠風哪肯從,兩人戰了幾
回合後,杜泠風因當時功力有限,而漸支持不住,幸虧祝水晴恰好路過,
才替她解了圍。當時卻因祝水晴趕著辦事,而杜泠風沒能及時喊住她,
所以至今仍不知恩人姓名,成了杜泠風此生最大的遺憾。

「張莊主,『大恩不言謝』,只要你有心意也就足夠了。請恕我倆有要事,先行告辭。」杜蘅芷言畢,便使出輕功,凌空而去,杜泠風也緊隨在後,兩人逐漸消失在日暮的天空。

餘陽輕柔道出張文風心底的惆悵,嘴裡喃喃唸著:「人道有日便是晴,無晴乃是陰,殘陽,殘陽,半個日頭算晴無?」


柳府中,笑語綿綿,主人家連忙招呼眾人。

「柳兄,前些日子山莊慘遭大火,卻不見你們四人慰問,實在枉費咱們兄弟一場!
不過近來聽聞你與未婚妻解除婚約,想必是愁悶萬分罷!」張文風道。
「張兄,實在對不住!當時我與兄弟們為尋侯姑娘,忙得焦頭爛額,才忽略了此事,還請見諒!」柳曉弦賠罪道。
「張兄,我們兄弟尋侯姑娘,尋了幾個月才找著,想不到婚約依舊解除。」吳為宏慨嘆道。
「雖然如此,但我明白二哥對侯姑娘僅有道義之情,也許解除婚約未必是件壞事呢!」游劍飲了口茶道。
「諸位言重了,張某豈會輕拋兄弟之情?」張文風道。
「二哥,方才有人報說侯姑娘來了,不如藉著這機會釐清疑慮。」老智深倒了杯茶道。
〈待續〉

二十六、
西廂房裡,月靈運功替那吐血的女子療傷,另一位女子依舊昏迷不醒。
突然有人報侯小襄來了,便趕緊前往大廳。


「侯姑娘今日既然來了,不妨一談事情的始末。」柳曉弦道。
「這事問我是再清楚不過了。」侯小襄道。
「今日我既然在場,也趁機洗耳恭聽一番。」張文風道。
「其實那日,正當起風沙時,便聽見兩人的對話。自小眼力好的我,一看便知是兩名蒙古女子,察其服飾,更是華麗非常,想必是名門大族無疑。」侯小襄細說情形。
「喔,怪不得,見她們有股異國氣質,原來是蒙古人。」月靈想起在客棧的杜氏姊妹。
杜氏姊妹那日在見過杜宮雨後,依舊穿著蒙古宮廷服飾在黃沙奔馳,卻想不到會有漢人在附近。

話說侯小襄,察覺兩名女子為蒙古人後,便一心想跟蹤她們,希望能得到一些線索,早日揪出朝廷力尋的蒙古間諜。只是,一個手無寸鐵的侯門千金,怎敵得過身手不凡的杜氏姊妹,才沒多久,立即遭杜氏姊妹活捉。

一路上,杜氏姊妹並沒有刻意刁難,卻是一直監禁著她。
直到夜深,杜氏姊妹領著她到憩然客棧住下,兩人便在客棧換上漢服。
且兩人全無蒙古口音,又是胡漢之後人,一般人自然難以分辨胡漢。
雖杜蘅芷懷疑侯小襄已發現她們的身分,但當時月靈從中作梗,她怕戰得越久,越容易洩露身分,且有務在身,不宜拖延,只得勉強答應放了侯小襄。

「事情的經過就是如此。」侯小襄一口氣把經過說完,舉杯飲茶。
「接下來,我們在雲塵山待了兩三天,這段奇遇以後再緩緩道來。」月靈道。
張文風起身道:「各位,張某先行告辭,不必勞駕送行。」便離席了。
眾人見他神色怪異,但又不好強留,便隨他去了。

而侯府已派人來催了,侯小襄只得趕緊回府。


「雲塵山?我與三弟曾遊過,三弟還識得一位佳人,那姑娘是位大夫呢。」吳為宏笑道。
「大哥,這明明是件普通事,何必大肆渲染?」游劍急道。
「是一位大夫……敢情是夏瑄兒?」月靈問道。
「正是夏姑娘。那姑娘臉上總是冷冰冰的,對我也不太搭理。不過說也奇,一見三弟便笑顏逐開。」吳為宏道。
「饒了三弟罷!別再開他玩笑了。」柳曉弦說歸說,卻還是忍俊不住。
「月掌門,帶回的兩位女子,是否先審問一番?」老智深問道。
「她們在今日恐怕是醒不來了,明日再問罷。」月靈道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第一回已完,先休稿兩年~
咱們兩年後在第二回【踏破鐵履無所尋,嗟擲險水落石浮】再見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da 的頭像
Ada

澄影疏映

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