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回【踏破鐵履無所尋,嗟擲險水落石浮】

二十七、
一大清早,柳府便笑語不斷。月靈與侯小襄正談著昨日所擒的二位女子,而柳曉弦等則在旁傾聽。
「那我去西廂房探探。」月靈道。
「唐香、秋香!往西廂房去幫幫月姑娘吧。」侯小襄見狀道。
「兩位姑娘往這邊請。」老智深替兩人帶路。


「水晴呢? 」吐血的女子一醒來便問道。
「水晴?是與你同行的女子? 她已無大礙,在東廂房候著呢!」唐香答道。

月靈替吐了血的女子褪去已染血的外衣時,唐香見了那女子背上的半月胎記,不禁激動得脫口而出: 「妹妹!你是我的妹子呀! 」

「妹妹?」月靈一頭霧水的問道。「是的,我有個妹子背上有著半月胎記。這些年來遍尋不著,想不到老天有眼,還是讓我找著了。」

「先前曾聽聞唐香有個失散的妹子,今日卻找著了,真是可喜可賀呀! 」秋香喜道。
「姊、姊姊!」女子急得起身與唐香相擁道。
唐香早在寒楓尚小時,便被送往侯府為婢,每月寄錢回家,以維持生計。
寒楓卻在饑荒那年,遭賣與人口販子,至此與唐香失去了音信。


「當年的那場饑荒,逼得叔叔、嬸嬸將我賣與人口販子,只是它並非尋常的人口販子,而是個培養殺手的組織。組織另幫我起了名,喚作寒楓……」女子道。
寒楓與唐香便各自將分離這幾年的際遇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……。


寒楓與祝水晴隨著月靈等來到大廳。
侯小襄笑道: 「唐香,秋香已對我說了。真是恭喜你呀,姊妹終於團聚了! 」
「唐香謝過小姐。」唐香笑答道。

不料倏忽,氣氛卻凝結了起來。
「你倆為何欲傷柳公子? 」月靈問道。
「快說,為何欲傷我二弟? 」吳為宏舉劍逼往祝水晴道
「任務之事,無可奉告。」祝水晴冷道。
「大哥,稍安勿躁! 」柳曉弦拔劍阻止道。
「呵呵!既已落汝等手中,要殺要剮,悉聽君便! 」祝水晴冷笑道。
「姑娘定不欲直言,但與我二哥素未謀面,何以痛下殺手? 」老智深問道。
「四弟所言甚是!其中必有隱情。」游劍淡然道。

寒楓相對無語,緊握長弓,狀似局外人。
「妹子,你就直說了吧。姊不願你再做殺手,只希望你做個平平凡凡的姑娘。」唐香勸道。

眼見寒楓就要開口了,祝水晴喊道: 「不!楓姊! 」卻阻止不了寒楓。寒楓冰封已久的心,此刻已逐漸融化……。

二十八、
寒楓終究在親情面前屈服了,她只想與姊姊過著平凡的日子,但若直言以道,卻可能引來殺機。最終她還是把蒙古一族的陰謀說了出來,在場之人莫不驚異。

突然間,一面戴鐵鎧之人往寒楓射出一箭,救走了祝水晴,眾人還來不及追,便逃得無影無蹤了。「妹子!你沒事吧!」唐香急道。「嘩!」寒楓吐了一口血道:「是……是少主欲取我性命!」。月靈道:「幸好此箭未中要害,先扶寒楓姑娘到西廂房療傷吧。」


話說杜岳笙救走祝水晴後,便急與兩位妹妹於竹屋密談。銀楓樹又落了幾葉,竹屋便顯得空虛淒清。
「三哥,這位是?」杜蘅芷見了祝水晴問道。杜岳笙答道:「她是我與父王所派的殺手之一。」「之一?那另外還有?」杜泠風問道。「是的,還有一位。但出賣了咱們!」杜岳笙怒道。杜泠風心中疑道:「奇!為何這位姑娘似曾相識呢?究竟在何處見過……」黑風林中,女子彎弓射箭的美姿,以及張浩臨死前的慘叫聲……映入杜泠風腦海中,「喔,她……她是我的救命恩人!」杜泠風暗道。「恩人,請受我一拜!」杜泠風立地向祝水晴跪下道,眾人皆不明所以。便將多年前祝水晴將她於張浩手中救出一事,說了出來。
祝水晴急道:「公主請起,水晴擔待不起!」便將杜泠風扶了起來。
隨即杜岳笙道:「想不到,還有這般淵源!水晴,在下謝過了。」
杜蘅芷笑道:「水晴姑娘,多虧你的幫助!咱們雖萬死不能一謝!」
「二位言重了,區區一事,何足掛齒!」祝水晴忙道。

殊不知屋簷上的張文風已久候多時了,他早已暗中跟隨杜氏姊妹多日了,卻因杜氏姊妹行事謹慎,直至今日才知曉他們的底細。

「三哥,咱們身份與動機已敗露,不知有何打算?」杜蘅芷道。
「宋室江山必由我蒙古所有,縱使身份與動機已敗露,仍難改此天意,咱們不如先冷眼以待。」杜岳笙笑道。
「也好。」杜蘅芷道。
「我快書告知父王一聲!」杜泠風將懷中已綁有字條的飛鴿放出窗外,飛鴿振翅飛走。


「泠薩敦……這是火燒我山莊的刺客之一呀!看來事情已水落石出了。」張文風暗道。張文風至此已明白,杜氏姊妹就是火燒山莊的刺客,只是他還要再觀察,以了解他們的行動,為免宋室遭其危害。
但他至今仍對杜蘅芷念念不忘,家國與愛情真是兩難全呀,世上之事莫不若此乎!

二十九、
雪白的鴿子緩緩飛來,杜宮雨從鴿子腳上輕解紙條,取來細觀一番。
「彌烈岡,該是你出面的時候了。」「是的,父王。」杜宮雨將字條交予杜岡峯觀看,閱畢便將字條置於燈火上,一把燒了。


自從黑風林一戰後,月靈對柳曉弦的印象,在不知不覺中日益加深。而柳曉弦沉浸於月靈的那一份豪爽與俠氣而難以自拔。只是面對著國家的處境,柳曉弦卻又棄兒女私情於國家之後,矛盾的心情自然不堪言說。月靈雖是個執著的女子,凡事顯得主動些,但心裡明白柳曉弦的難處,也就自認隨緣了。
這事看在老智深等人眼裡,縱使替兄弟高興,卻怕他不肯好好把握,但倒也無法插手改變什麼。

侯小襄心中雖還有柳曉弦的存在,但已逐漸淡化,也衷心祈盼兩人有美好的結局。
經由解除婚約之事後,一改以往的任性調皮,性子越發嫻熟。
說也奇怪,自從性子轉變後,上門說媒的幾乎快踏平了將軍府大門。
由於求親的人實在太多了,為求公平便辦了「賦試」,規則是由侯小襄出題,丫頭唐香呈出試題,各自於不同的房間應試,並有侯守仁將軍一一監考,一併交予侯小襄審核。
數月後,仍無一人過關,不知是試題凋刁鑽,抑或是應考的盡是一些繡花枕頭的王孫公子呢?

杜岡峯初至中原,也聽聞了賦試一事,一時興至便前往一觀。
想不到一舉通過了侯小襄的賦試。「杜公子真是好文才呀!秋香,去沏一壺茶吧!」侯小襄笑道。「多謝小姐。」杜岡峯道。杜岡峯一見到侯小襄面容姣好,便深深被吸引住了。

侯守仁見杜岡峯面容俊秀、人品端正很是滿意,便訂下了黃道吉日。
只是侯小襄心知終身大事的重要性,便派人暗中查訪杜岡峯的來歷,
卻意外發現杜岡峯的真實身份,但她心中很是喜歡杜岡峯便佯裝不知。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da 的頭像
Ada

澄影疏映

A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